Amato雨人

二次元有千般万般好,是我贫瘠的语言所描绘不出的美好

打开lof被太太们平必的消息刷了屏哈哈哈哈
我这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希望别立flag

哎呦卧槽(#゚Д゚)
边缘写手跟风那个热度竟然过50了?!!!
咩……一个一个来……
写作工具的话,汤圆创作吧,我用手机码字,用这个方便排版,有时候直接用手机里的标签
黑历史的话……当年写的傻白没有甜(填)玛丽苏的文数量加起来能绕地球一周哈哈哈哈哈~(虽然现在也没有太大的改观)还有很多连我自己都不敢回想的黑历史……真的不能说……

写作构思过程……首先是我最近在看什么cp文,如果想写他的同人的话稍微有点脑洞的话都会往这个方向考虑。有些脑洞则是根据人物一些特点性格之类的直接延伸出来的。一般没有完整的大纲,除了开始结局和一部分剧情之外别的都是一边写一边想,想到暂时写不到的剧情会写在本子上,不过有时候会记不得自己写到哪个本子上去了……

分享写作大纲……手头有一个正在筹备的,准备高三毕业后开始写的大长篇古风玄幻,唯一能给你们透露的内容在p2

呃……写作环境……就是我家……但我家是平房,而且特别乱……估计也没多少人会在意,我就不发了……

手还有自拍嘛……最近手上脸上多了些疤……稍微ps了一下嘴角的疮都弄不掉……真的丑……别嫌弃 (′~`;)

也没多少人看吧??下次更新前删掉(还有好几天……)



突然想起来是不是只分享自拍就成了??

边缘写手的莫名自信……

a啊:

一个跟风(。)
边缘写手什么都不怕

透明文手小秘密

啥都不用说……
我会更期待大家的评论多一点~唔……比较有“安全感”??

岷水白_低产帝:

保持微笑,心碎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欢迎大家补充啊。


全职高手同人暂时停更……高三实在无法兼顾两篇文……那篇维勇快写完了,等维勇文写完了我再更全职的。
抱歉( ˘•ω•˘ )

[维勇/重生/ABO]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Part.5(3)

咩……真的只有一丢丢……高三狗真的忙……十月一那天你们放假我们在考试[掩面哭]总之对不起![鞠躬
下次更新一定开始勇利的表演!
评论有宝宝唱的一首渣歌链接作为补偿~
。。。。。。

巴塞罗那,花滑大奖赛,决赛。
   
短节目首发,日本胜生勇利,参赛曲目,《樱花色的梦》。
   
   
   
“勇利,你过来一下。”雅科夫说。
勇利扭头,神色木然地眨了眨眼。
“好的。”
    
    
维克托的目光追随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各类资料显示,雅科夫依旧是勇利的教练。  
名义上的。
   
整个赛季,这是勇利身边第一次有雅科夫陪着。
这么说其实也不太准确。假如说维克托没能晋级决赛,或许勇利这一整个赛季都将是他自己独自坐在等分区了。
   
他有这种预感。
   
噢当然,维克托没能晋级决赛的假设是完全不可能成立的。
   
   
勇利和雅科夫并没有出去太久,也不知雅科夫对他说了些什么,总之勇利的神色比起刚才要缓和了很多。
维克托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勇利就要上场了。他只好在勇利经过自己的时候攥着拳头用坚定的目光鼓励他并说了一声加油。
   
   
“当然。”
   
……哦哦哦哦哦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勇利那个表情!那个自信的笑容实在是太太太太太棒了!
喔喔喔喔喔——Perfect!!!! It's so wonderful!!
   
   
勇利不过微侧脸的半眼微笑,便将维克托迷的神魂颠倒,灵魂出窍。只将本体留在原地刷过了满屏满屏的弹幕。
     
   
勇利的痴汉迷弟维克托上线√
   
   
   
一切看起来似乎还是一个不错的兆头。

明天会有一丢丢(真的只有一丢丢……)的更新……只比不更好那么一丢丢……高三实在是太忙了……抱歉……

还有,十月一和中秋快乐(●°u°●)​ 」

emmmm……告诉大家几个不太好的消息……
宝宝现在被调到第一排去了……老师眼皮子底下……平常我都是在课上写小说的……正在努力思考以后怎么写……上个星期被英语老师罚写罚到吐……现在一个字的手稿都没有……十月一才放假,估计只有一天左右……总之,总结起来就是……更新时间不定……但绝对不弃坑……emmmm就这样……

一个(伪)段子和句子和乱七八糟的话

emmmm……这两个星期在学校里在整理一篇打算高三毕业后写的大长篇原创古风文的大纲来着,考试来着,之前没写完的周叶短篇卡后续来着,高三每两周才放半天假来着……总之总结起来就是,全职高手同人这周没有实质性的更新了……但是作为补偿我会放一个之前才想的伞修脑洞片段以及之前想的一些以后可能会发展成短篇的小句子。
emmmm……就这样。

伞修《如果我归来》(起名废……暂定)

——

“叶修!小心!!”

从天而降的足球,将叶修砸倒在地。

苏沐橙:没事吧?还好吗?

叶修(摇摇晃晃地站起):唔,没事……谢啦这位美女。

苏沐橙(懵):????

叶修:您长的真像我妹妹,不过她才十几岁。

苏沐橙:叶……

叶修:呃,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买的东西呢?

叶修:我得赶紧回去啦,阿修和妹妹还在家里等我呢……诶,这是哪里?我刚才走的不是这条路啊……

苏沐橙:哥……哥哥??

小句子:

把自己的一切都留在这里,自己却走的孑然一身。——叶修

背后的意义:你站在大家背后,支持他们,而我则站在你的背后支持你。——某叶

我们走在迈向世界巅峰的道路上,但此时最能让我们快乐的,就是你依旧站在我们身边。——国家队叶

一个人奔跑,可以跑得快,一起奔跑,可以跑多远。叶修,以后你再也不用一个人默默的扛着重担了,以后你再也不会孤单了。——all叶

我从不犹豫的掏空自己的所有,只要能实现这份期许。——叶修

[维勇/重生/ABO]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Part.5(2)
 
<<<前文请戳tag  
  
<<越来越意识流了……
  
<明天一早回学校……就放了半天……  
  
  
  用力站在教堂前看教堂。
  
  维克托站在他身边看他。
  
  然后,维克托看到了,勇利眼中的微光。
  
  
  不同于往日……迷恋,隐忍,不舍。
  
  
  勇利在迷恋些什么?又在隐忍、不舍些什么?这处教堂于勇利而又有何深意……他皆是不知的。
  
  难道,这里是勇利和那个“维克托”定情的地方?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维克托整个人都不好了。
  
  
  
  “维克托,我们走吧。”
  
  勇利微敛了眸掩去所有的心绪,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转身不再看它一眼。
  
  
  “噢好。接下来我们去哪儿?”维克托问。
  
  勇利已经迈开脚步:“随意逛逛吧。”
  
  维克托无奈一笑,快步追了上去与他并肩而行。
  
  
  自己这个导游当得还真是失职呐。
  
  
  
  
  维克托是在酒店门口看到全副武装准备出去的勇利的。决赛之前,选手们有一天的自由放松时间。
  
  
  巴塞罗那的再度相遇,两人之间的气氛并没有太尴尬。勇利对他,仍是那种不亲不疏的温柔。和过去一样。
  
  
  去年来过巴塞罗那的维克托表面轻松实则内心忐忑地对勇利说自己可以做他的导游。
  
  然后,勇利答应了。
  
  
  
  “勇利以前来过巴塞罗那吗?我简直愧对于‘导游’这个职位啊!”维克托一副“我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国家”的夸张表情。
  
  勇利笑出声:“维克托也只是第二次来啊。”
  
  
  维克托只去年这时比赛来过一次,许多印象都已经模糊不清了。反观勇利,熟稔地走过一条条街道,然后无比准确地抵达自己的目的地。
  
  仿佛他曾在这里生活过很久很久。
  
  
  如果勇利曾经来过这里,刚刚却没有拒绝自己,那他是不是可以大胆地猜测一下,勇利这是在渐渐接受自己?可这也不像啊……
  
  维克托有些纠结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维克托,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好。”
  
  
  他们钻进了一家咖啡店。
  
  两人都不是爱喝咖啡的主儿只随便点了样作罢。
  
  一时无话,连一向活跃的维克托都没有开口。
  
  维克托百无聊赖地搅着咖啡,望向玻璃外的目光略显飘忽。
  
  
  随着勇利走了这一阵,他心底有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勇利脚步停下的时候有多留恋,转身离去的时候就有多决绝。就像是同过去的告别,从今往后的每一步,都不会再与曾经的一切相干。
  
  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啊,快圣诞了。
  
  维克托看到咖啡厅对面的一家首饰店已经摆出了圣诞树。
  
  
  
  “维克托,是快圣诞节了对吧?”勇利突然开口问道。
  
  “啊对的。”维克托扭过头,有些呆萌地眨眼看他,“怎么了吗♡”
  
  
  “恐那时已不得见,便提前说了吧。”勇利的手指轻轻摩擦着咖啡杯,对他展露一抹笑。
  
  
  “ С днем рождения, Виктор ”
  
  
  
  那是维克托尚未曾在勇利脸上见过的明媚笑容,一时竟也有些痴,连带着将那隐藏在勇利笑容下的东西也都忽略了。
  
  
  
  生日快乐,维克托。
  
  他如是说。
  
  
  
  
  要不以后就把生日改到今天好了。
  
  
TBC♥